cf11周年礼包,你听过哪些可爱的鬼故事

2023-10-01 85阅读

cf11周年礼包,你听过哪些可爱的鬼故事?

听过一些,多少年了,有的支离,破碎,只有打开记忆闸门,将那些残言片语用思绪穿紧,故事就发生在照片2乌云天边下的山峰眉头,奉在大家面前,望笑纳之一。

清未,一位来自五峰的茶贩买茶叶过长阳,来秭归,翻山越岭但仍有六斤多茶叶没买出,但天已旁晚。只好落在茶园窝凹荒过夜。

cf11周年礼包,你听过哪些可爱的鬼故事

猎人留下的窝棚里,靠岩立柱上用竹梢钌还挂着一桐油盏。他擦石取火点燃灯芯,灰黄的光亮照尽室内,一览无余,除棚角干草窝外,啥也没有了

哎,这也是不幸中之万幸了,他掏出搭链子里的玉米窝头,想找一点干柴燃火烤热了吃,可是冬风呜呜地吹响瞌睡虫,却没吹折树枝,冰雪覆盖的地面硬棒棒地,无法点燃一丝火气来御寒。 哎,他只好用走路用的拄杖拼命敲碎了一垛雪块,就着吃着,学鸭吞咽食物一伸一缩,半时辰才哽得差不多,才裹紧破羊毛毡钻进窝里睡起来。

哎,太疲乏了,他一会儿就迷迷糊糊

进了梦乡。他卖完茶叶回到五峰牛庄老家,已经深夜,把用三个铜板买的糖胡芦给了儿女,就进房屋把婆娘抱起来,转了一圈放到床上,气喘吼吼地脱下外衣爬到她身旁,搂得紧紧地

听得她也出粗气,就爬起来,用毛野布盖了屁股下半身,忙开来(以下省略五十字),忙得她一声连一声呻呤,忙得他一气接一气哈哈,精疲力竭,又甜甜蜜蜜睡去。

哎!太好睡了,不知过了好多时辰,只听见一个女人声音‘你终于醒了,身上烧得似火样烤人’,哎呀!头好昏,胀疼胀疼的,‘水,水’他听不清说的什么,嘴干喉燥,快要冒火了,张口嘤着喂来的水吞到肚子,舒服多了,睁眼一看,那哪里是自已的女人,这哪里是自已的家,闷着一想倒不好意思了,烘烘着脸执问‘妹子,这么早,从哪里来的?’

她眼圈一红,扑嗽嗽地泪珠滚落而下

似掉线了,哽咽‘我是长阳卡子人,一场天花夺去了在家的父母,儿女等家人,只身寻入川卖旱烟的丈夫,跟在你身后一直到了这里。

哎!不说了。她从门角火旁端上来热气腾腾的香菇汤,玉米窝头到窝前,也不管他咬牙往起又趴下无奈样喂他嘴里、、、。

就这样,他吃着她弄好的山鸡肉,葛粉粑,野菜窝头,野猪肉;喝着她弄来的干叶汤药,昏昏沉沉地半个多月才有力气起窝,撑到外面,只见棚外角用厚厚干草卷成的可退身睡觉的草洞,这难道是她睡处,怪不得几次催她离开,她都说不碍事呀。

哎,多么忠义善良的女人啦!她救了我,我一定带她入川找她丈夫。

哦,她一个弱女子,方圆五百丈又没人家,怎弄来鲜野猪肉?真不明白!

反正明天,我起来弄早饭给她吃后一起上路入川。

次日早,刚麻麻亮,他轻手轻脚起窝弄好饭菜,小心翼翼到门旁喊她,可昨明明草洞也看不到一草痕迹,心即上七八下,十五只吊桶打水,怕被虎豹伏击吃了。

不!不!不会的!,他扯嗓子大声喊

‘喂一喂一,弟妹子,回来吃饭罗。回来吃饭罗,弟妹子。’可任他喊破嗓子,仍只有呼呼冬风不断扑打雪地沙沙声,往屋后十丈开外的岩头喊,只见一头被挖掉很多肉的野猪骨架子。

她看见好了,不要回报,俏俏走了。

他来不及想,收拾好未吃的熟生东西,往香炉山赶去,一定要赶上报恩

三个时辰上山,见一庙宇,求圭问明,前生緣镜一看‘那女的已死去二百多年,是专门报恩来的。

他将信将疑,边往回卖边赶路边想,她那么善良可爰,带回去与老婆做一对姐妹该有多好!

历史上古罗马的浴桶刑到底有多恐怖?

我是水煮汗青,我来回答。

关于历史上的浴桶刑,我没有查到相关的史料记载,但网络上对这个刑罚的描述却是丰富多彩!那么浴桶刑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刑罚呢?下面我就说一下我的观点。

网络上关于浴桶刑的说法

关于浴桶刑,网上有以下几种说法:

版本一、把犯人困在浴桶里,桶里放满水,上面用盖固定住,只露出头部,然后每天强迫犯人好吃好喝,并且在他的脸上涂上蜂蜜牛奶,用来吸引蜜蜂、苍蝇等昆虫前来叮咬。这样犯人每天吃喝拉撒都在这个桶里面,时间长了桶里就会长出蛆,不断侵蚀身体,最终犯人在漫长的痛苦中死去;

版本二、方法与前面那个差不多,就是喂食的食物不一样,是喂牛奶加蜂蜜,这样犯人就会拉稀,最终在脱水、细菌感染、蛆虫侵蚀的痛苦中死去;

版本三、方法也是把犯人困于浴桶中,但桶里放的不是水,而是牛奶!这样牛奶腐败后会滋生蛆虫、细菌,犯人也是死于感染。

以上三种版本都流传于网络,而且这种刑罚有人说是来自古罗马,有人说是来自古波斯,还有人说是来自中国古代,其实这就是一种以讹传讹的现象。

我在《人类酷刑简史》这本书里看到了类似的记载:

古希腊历史学家琉善写了一种刑罚,说的是一位年轻女性被缝进了一头掏了内脏的驴尸体内,只露出头部,然后丢弃于烈日之下。驴的尸体腐烂后招来蠕虫、苍蝇之类的昆虫,这些昆虫啃噬着受刑者。然而琉善并没有交待这位女性在这样的刑罚下活了多久。

还有古希腊有一位喜剧作家叫阿里斯托芬,他曾在作品中写过这样的情景:犯人被枷锁住,然后在身上涂满牛奶和蜂蜜,再丢弃在烈日下让太阳暴晒。如果犯人能撑过20天不死,那他就会被拖到悬崖边,然后扔下去摔死。

以上就是类似浴桶刑的描述,但都与网络流传的相差甚远。如果按照流传中的说法,可操作性不强。

首先,浴桶是封盖的,犯人在里面排泄,这个桶就好像化粪池一样与外面隔绝,苍蝇进不去产卵,又怎么会产生蛆呢?

其次,在犯人脸上涂蜂蜜根本不会给犯人带来痛苦!蜜蜂飞过来也只会吸蜜,不会咬人,更不会蜇人;苍蝇也是如此,而且只要皮肤没有破烂,苍蝇吃完蜂蜜就会走,不会在脸上产卵;最后,强迫犯人进食必须要用流食,版本三的灌牛奶蜂蜜比较合理,只是要让人在脏水里泡死,还真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到的,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。

以上就是我对浴桶刑的看法,大家如有不同的观点欢迎在下方评论留言。

表示愿意抚养他们的小女儿?

人家也是一个善意表示,看了前面回答,就要把别人往坏处想?所谓的玄机,在于社会上一直存在的,对未成年人所继承财富的侵吞?想必和我一样,大家对这个的关注也是有耳听目睹。这确实是一个社会恶瘤所在,期待有关方面能多少出点力量介入。

这次杭州的这个案件,一直关注,但是第一次回答这方面问题。这个小女孩,目前只有11岁吧,还未成年,竟然就面临这样的人间惨剧,母亲被父亲碎尸万段!

逝者已逝,生者还需坚强。11岁的小女孩,起码到成年前的学习、生活,怎么走,这个是现在大家关注的事情。

很明显,我个人觉得是3个方向,第一是自己的兄弟姐妹,比如来女士的大女儿,这个对她来说是同母异父的姐姐,应该还是优先考虑的。很简单,我自己一个简单想法,古代皇位相争,那些皇子斗来斗去,因为他们是同父异母,而如果是同母所生,一般都相处得比较融洽。所以,她的兄弟姐妹,特别是同母异父的,唯一的这个姐姐,还是第一重点考虑的。

第二个是目前方向的亲属。比如目前,来女士11岁的小女儿已经被外婆接走,和外婆她们生活在一起,值得考虑,毕竟是长辈。

第三个是父亲方向的亲属,比如题目提及的许某弟弟,对于许某弟弟来说,这个小女孩是自己哥哥的女儿,是小侄女,也是很亲的;他能够提出愿意抚养这个小侄女,也是一份善意表示。他也提及自己有一个女儿,和这个小女孩是同龄人,就堂姐堂妹嘛。

其实很多人现在关注的是,这个小女孩现在做为第一继承人要继承的房子,好像说是两套拆迁房吗?还有七位数的银行存款。这怎么都可以说是一笔大的财富了。哪方抚养的话,哪方就更有机会间接获得这笔财富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就我之前接触到的,以及大家耳闻目睹的,未成年人假如有钱继承,可能会成为多方争夺的对象,而如果没有钱,愿意抚养的才真是爱之所在。而无论如何,政府社区的介入都是相当少的。

就杭州这个例子而言,我希望能够从大家关注的特例,从而形成一种制度的东西留存下来。比如,政府、社区、学校,可以和这个小女孩商谈,告诉她自己享有的权益,读书、生活,自由处置自己的财物。三个方向的抚养人的优势以及可能存在的一定缺点,让她有一定了解,比如姐姐年轻些,(不知道结婚未),假如有自己的家庭,也是要照顾自己的家庭;外婆一方,年纪可能稍大;父亲的兄弟那边,会否让她想起自己的父亲,有堂姐堂妹同龄人。

假如确定抚养人,也要告知抚养人,不能侵犯这个小女孩的合法权益等等。

对于这样相当于父母都失去的,社区要定期回访,也是作为工作惯例。

在这里,我提出这些建议,也希望有识之士、有关部门看到,能真正做点事情,形成制度,传承下来,其实这些应该在未成年人保护方面的法规都有的,希望能得到贯彻执行。

我们现在给这件事情这么多的关注,如果十年八年后,小女孩成年后,还是在网上爆出她的财产等合法权益被抚养方恶意侵吞之类的新闻,那真是我们社会的悲哀了。

靖康之耻到底有多惨?

这是发生在北宋宋钦宗靖康年间的一次重大历史事件,“靖康之耻”之名也由此而来,顾名思义,这就是发生在靖康年间的一次耻辱事件。靖康之耻是中国历史上,仅有的一次两位皇帝与所有嫔妃,共同被外族侵略者俘虏的事件,并且这些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,最后都惨死他乡。

同时,靖康之耻不仅是北宋王室的惨剧,也给广大老百姓带去了深重的灾难,璀璨的中原汉文化所受到的损失也是不可估量的。

公元960年,后周众将发动陈桥兵变,拥立了赵匡胤称帝,建立了宋朝,定都开封府。后经过十几年的征战,终于将纷乱的“五代十国”结束,让中原文明再度实现了统一,呈现盛世繁华的景象。平定天下后,宋太祖赵匡胤“杯酒释兵权”,将财政大权和兵权都收归中央,实现了集权,避免了大唐时期藩镇割据、将领拥兵自重的弊病。同时,宋太祖害怕“安史之乱”的再次发生,故在集权后,定下了“重文抑武”的国策,并把“刑不上士大夫”写进了律法中。这个做法虽说让武将没有了独掌重兵的可能,但也使得文臣对于武将的压制过甚,武将地位卑微,军队战力低下。

虽然中原完成了统一,但是前朝割让给辽国的燕云十六州之地,让北宋的统治者们如鲠在喉,几次三番出兵想收复燕云之地,可惜都是无功而返,辽国也没占到多少便宜。最后双方不想再虚耗国力,于是协商签订了“檀渊之盟”,结成兄弟之邦,北宋向辽国每年缴纳岁币。自此,宋辽两国迎来了一百多年的和平岁月。

北宋在檀渊之盟后,经济、文化开始进入高速发展时代,儒学复兴,科技领域发展突飞猛进,政治清明,人才辈出,国力蒸蒸日上,人口增长也随之出现了大爆发,共同造就了当时世界GDP第一的经济强国。而辽国这个庞大的帝国却是在走下坡路,自萧太后死后,国内经济衰退,贵族对平民的压迫更甚,社会矛盾激化,各种起义不断。

其中,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统一了女真部落后,起兵反辽,快速地占领了辽国的很多地区。1120年,宋金两国结成“海上之盟”,协议共同出兵伐辽国,北宋攻燕京,企图收复燕云十八州,金国则攻辽中京。理想是丰满的,现实是骨感的,等金国都打下了辽国半壁江山后,北宋军队却在燕京损兵折将,毫无寸进。最后,金国转头把燕京也给打了下来,并占了燕云十八州,没有给北宋。迫使北宋出钱从金国手中购买六州之地,还要将这六州二十四县的赋税全部交给金国。

此战将北宋经济强,军事弱的特点充分暴露在了军力强盛的金国面前。加上宋徽宗大肆任用童贯、蔡京等奸臣,使得北宋进入了政治最黑暗的时期,国内连续爆发了宋江、方腊领导的两次大型农民起义,实力衰退厉害。这使得金国对北宋产生了窥视之心。

1125年8月,完颜宗望、完颜宗翰率金国大军攻宋,一路势如破竹,很快兵临开封府城下,重兵包围开封府。幸好名将种师道带领10万精锐的西军来援,迫使金军撤兵。而宋徽宗由于任用奸臣,丧失人心,将皇位传给了太子赵桓,是为宋钦宗。

第一次宋金大战,再次验证了北宋统治层和军事实力的羸弱,使得金国野心更加膨胀。

仅一年后,1126年9月金国再次派大军攻宋。这次仅三个月,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的两路大军就在开封城下会师,一起合围了宋京开封府。此时的开封府只有不到七万守军,围城的金兵却超过了十五万,前来勤王的大军又受投降派的唐恪、耿南仲命令而裹足不前,再加上奸人蔡京作祟。1127年1月9日,金军攻下了开封府,北宋王朝的噩梦就此开始。

在攻下外城后,金兵并未立即攻内城,只是假惺惺地做出议和姿态,让宋钦宗亲自到金军大营商议投降议和之事。宋钦宗去到金营后,并没有见到金军统帅,只是被逼写下了“降表”,向金国乞降,俯首称臣。接着,金人在斋宫里向北设香案,令宋朝君臣面北而拜,以尽臣礼,宣读降表,可谓凌辱至极。同时金军还向北宋索要:金一千万锭,银二千万锭,帛一千万匹,骡马一万匹,少女一千五百人。

宋钦宗等君臣无奈,只好照做,为此不惜下令抢夺民间之财来凑数;少女不够,则用嫔妃来顶;但这仍然远远没能达到要求的庞大数量。最后,金太宗下旨将宋钦宗贬为庶人,扶持了主和的张邦昌为帝,国号亡国的宋钦宗赵桓"大楚",建立了傀儡政权,再次搜刮开封城后,开始准备撤兵。

四月一日,金军掳掠了大量金银财宝后开始分两路撤退,整个北宋王室上到宋徽宗、宋钦宗两帝,下到公主、嫔妃、皇孙、太子、驸马、大臣等共计14000余人,都被当成俘虏,分七批押解北上,第一批就有“宗室贵戚男丁二千二百余人,妇女三千四百余人”。同时被驱掳的百姓男女不下10万人,其中以工匠居多。金兵沿途所到之处,杀戮惨重,生灵涂炭。

这些宫廷中的女子都是被金军以“抵扣赔偿款”为由拘留的,也就是将皇家女人作价卖给金军,以充金银之数。具体价格是:帝姬和王妃每人一千锭金,宗姬一人五百锭金,族姬一人二百锭金,宗妇一人五百锭银,族妇一人二百锭银,贵戚女一人一百锭银。也因此,这些赵氏女人都已经是金军的私产,可以随意处置,她们大多数人都沦为了金军的泄欲工具,使得北宋皇室的威仪荡然无存,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事情。

据记载,这3400名宗室女子在抵达燕山时,只剩下1900余人,其中的1500人死在了路上。她们遭受超过了妓娼待遇,成为劳军对象,在路上被凌辱折磨至死,或者不堪侮辱而选择了自尽。甚至连皇后都不能幸免,在路上屡被骚扰。而活下来的1900多人,并不代表着她们的苦难就此结束。剩下的人,包括宋徽宗、宋钦宗、郑皇后、朱皇后、韦氏和其他妃子、公主等诸多皇室成员在内,被当成俘虏押往“阿骨打庙”,按照金国习俗,举行了盛大的献俘仪式,行“牵羊礼”。

牵羊礼是金国一种传统的受降仪式,要求俘虏赤裸着上身,身披羊皮,脖子上系绳,像羊一样被人牵着,也表示像羊一样任人宰割。刚烈的朱皇后,在受此奇耻大辱之后,当晚回屋后就悬梁自缢,被救下来后又投水自尽而死。此后,剩下的这些女人,有上千人被赏赐给了金国的留守官员,最年轻貌美的300人被送进了“浣衣院”,其余的分别赏赐给了此次伐宋的金军有功之士,许多妇女被卖进娼寮,终生受尽折磨;有的还被完颜宗翰以十人换马一匹,随意发卖;还有的被卖到了高丽、蒙古等地作奴仆,都是惨不忍睹的下场。

而进入浣衣院的300女人,则是沦为了“官妓”,供金国皇室成员和朝廷重臣们享乐,直至死亡才能算是超脱,不再受苦。

金太祖为了羞辱两帝,把徽宗封为"昏德公",钦宗封为"重昏侯",将他们钉在了耻辱柱上,徽宗受不了如此羞辱,将衣服扯成布条,想悬梁自尽,但被钦宗救了下来。不久后,宋徽宗病死在了土炕上,待钦宗发现时,尸体已经僵硬。金太宗下令将宋徽宗的尸体架到一个石坑上焚烧,烧到半焦烂时,用水浇灭火,将尸体扔到坑中,使坑里的水变成灯油,惨绝人寰。

其他被掳的人,鲜少能再次返回中原故乡的,基本都客死他乡,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同时,悲惨的不止是被掳掠的赵氏皇室众人,还有整个开封城的100多万人和开封城的文化意义。

当时的开封城可以说是世界第一大城池,经济发达,人口众多。金兵围城后,提出了巨额的赔偿要求,为了凑齐这样赔偿款,开封府官员爆发了高效的执行力,拟定了一个名单,自上而下地强行索要银子,缴纳不够的就棍棒相加。同时他们还疯狂地抓捕稍有姿色的女人,整车整车地送给金军玩乐;诸科医生、教坊乐工、各种工匠也在劫掠之列。使得整个开封府怨声载道,民不聊生,惨不忍睹。

有记载:烈女张氏、陆氏、曹氏不肯屈服二太子翰离不,被金军用铁杆串起来竖在营前,三天才死绝。其他被抓捕送进军营的女人,都被分给了金军士兵玩乐,凡是怀孕者,必须强制流产。

等金兵准备撤退时,他们彻底疯狂了,开始大规模地奸淫掳掠,百姓稍有反抗即遭到屠杀。最后,他们一把火几乎将整个开封府给烧成了废墟,"东至柳子,西至西京,南至汉上,北至河朔",在这样一个广大的地区,金兵"杀人如刈麻,臭闻数百里"。

靖康之耻不仅仅是北宋皇室的耻辱,也是整个开封府百万百姓的灾难,金军掳掠了当时开封府几乎所有有价值的人才,使得很多高超的技术都在此后失传;他们带走的各种祭天礼器、古董文物、图籍、天子法驾等物件,都是汉族文化几千年积累下来的珍贵宝物,自此流落他乡。

最后,给大家送上,岳飞岳武穆的《满江红》,让大家再次感受下诗中的英勇和悲壮。

满江红

作者:岳飞 (宋)

怒发冲冠,凭栏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靖康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何时灭。驾长车踏破,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

文章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晋安小号网原创文章,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