灰烬审判军声望,迦太基最终败给罗马的原因是什么?

2023-09-28 140阅读

灰烬审判军声望,迦太基最终败给罗马的原因是什么?

罗马与迦太基,原先是地中海地区两个互不相邻的国家,但是随着双方势力范围的日渐扩大,两股霸权势力的接触也就不可避免了。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首先,还得从罗马人的扩张说起。对外扩张的罗马人,在向北一路猛冲猛打后,很快便又将矛头指向了半岛南部的希腊殖民城邦。巧的是,此时正在地中海地区积极输出自己商业霸权的迦太基人(腓尼基人的一支),对于半岛南部的希腊城邦,也怀有觊觎之心。于是,在利益的作用下,双方一拍即合。不久,在罗马人与迦太基人联手下,半岛南部希腊城邦遭到了灭顶之灾。但是,也就在希腊城邦退出半岛角逐的同时,罗马人与迦太基人的矛盾,也随着希腊城邦的崩溃而浮出了水面。(作战中的罗马官佐)

在联手干掉半岛南部的希腊城邦后,双方势力范围的重新划分当然是少不了的,而问题,恰恰出在了这上面。

与亚平宁半岛隔海相望的西西里岛上,驻扎着一批来自叙拉古(地中海上的一个城邦国家)的军队。但这批军队占领了西西里岛的一部分地区后,并不满足于现有的成果,而是匆忙宣布“独立”,并向自己的母邦叙拉古频频发动袭击。(今日之叙拉古)

叙拉古方面对于这种无异于背叛的行为大为不满,不久,他便调集兵力向西西里岛发动了攻击。岛上的“独立者”们大为惊恐,立即向罗马与迦太基同时发出了求援信号。

灰烬审判军声望,迦太基最终败给罗马的原因是什么?

罗马人接到了求援的信息后,立刻陷入了迟疑当中。但也就在此时,迦太基迅速作出决定,出兵干预西西里的战事。迦太基的雇佣军,在西西里岛登陆了。迦太基此举对于罗马人来说无异于是挑衅,元老院当即作出决定,出兵驱逐西西里岛的迦太基人。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了。从对比双方力量的角度出发,这场战争本应当是势均力敌之战,可是战争的结果却是以迦太基人的失败而告终。这不得不使人产生一个疑惑———“迦太基人有着雄厚的商业财富,又有强大的海军和雇佣兵军团,更何况还有汉尼拔这样的将才,为何还会遭遇亡国之祸呢?”笔者不妨在此与各位就迦太基的失败原因探讨一番。(布匿战争图)

变海战为陆战的罗马军团

双方的初次交锋首先发生在了海上,在大海战中,迦太基人凭借他们灵活轻巧的战舰以及训练有素的水兵,痛打不习水战的罗马军团,让罗马人为此吃尽了苦头。但是罗马人并未就此认输,而是在失败的刺激下,开始琢磨应对迦太基人的新战术。终于,依据罗马人陆战优势而“量身定制”的战术出炉了,那就是在与迦太基人作战过程中,罗马人先拼尽全力,缩小己方与迦太基方面船只的距离。在靠近至一定距离后,罗马人的船只,会抛掷出铁钩来将迦太基人船只缠住,并进一步拉近敌我间的距离。当距离足够近时,罗马人搭船板蜂拥而上,变海战为陆战,借此以达到将迦太基人海军尽数歼灭的目的。罗马人这种新战术的运用,很快扭转了之前海战中被动挨打的局面,并使得迦太基人因损失惨重而暂时退出了海上,而罗马人,也因他们独特的“优势转化”而先胜一局。愈挫愈勇之“绝处逢生”海战的失利让迦太基人大为恼火,也让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要想彻底打败罗马人,还得靠陆战。于是,在迦太基方面的后起之秀汉尼拔等人的支持下,迦太基人在伊比利亚半岛东部(今西班牙一带),建立起了自己的军事基地,并大量招募雇佣军。战争的乌云再次笼罩在地中海的上空。迦太基人的“新陆军”,在养精蓄锐一段时间后,立即由汉尼拔统帅着,穿越阿尔卑斯山,并在阿尔卑斯山的出山口处,将此处试图“以逸待劳”的罗马军团打了一个溃不成军。在胜利的鼓舞下,汉尼拔统军继续南下,罗马政权岌岌可危。(汉尼拔率军翻越阿尔卑斯山)

可就在这个时候,罗马人方面也作出了及时的应对策略。首先,罗马上层逐渐从“速胜论”的美梦中清醒了过来。罗马人当即作出将原先急躁冒进的将领予以撤换的决定,并改以实施坚壁清野和注重游击袭扰的战术,企图借此来拖延汉尼拔大军的进军步伐。

(征战过程中的汉尼拔)

同时,罗马方面抓紧时间调兵遣将。除留一部分兵力作本土周旋外,还派出一部分陆军与海军,分别杀奔汉尼拔在西班牙的军事补给基地与他在北非的老巢。

迦太基上层只陶醉于汉尼拔的胜利,又怎么会提防到罗马人还能反手玩一个“围魏救赵”。迦太基方面顿时手忙脚乱,除不断催促汉尼拔回师救援外,又试图对这些遭受攻击的地区加以巩固。不料,罗马人兵贵神速,他们用伏兵,率先歼灭了迦太基人在伊比利亚半岛的留守主力,并趁势夺取了西班牙。汉尼拔在亚平宁半岛苦苦周旋,却始终找不到罗马人的主力,这种情况对汉尼拔来说,已经是让他如坐针毡了。而大后方沦陷的消息对他来说更如五雷轰顶。终于,汉尼拔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,曾经的“常胜将军”抛弃了手下的残军,单枪匹马逃回了北非的老巢。至此,迦太基人的失败,无论是在海上,还是陆上,都已是无可挽回的了。迦太基的失败,是输在军事上了吗?回顾罗马人与迦太基之间的战争,迦太基的“先胜后败”,不可不给我们一些启发。这其中,罗马人坚决抵抗的精神,确实对胜利天平的偏向,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相比之下,迦太基方面显然在这方面意志不够坚定。但是,决定双方胜负的决定性因素,真的只是“作战意志”的强弱那么简单吗?其实,罗马人的坚强意志的背后所依托的,正是一种以“城邦至上”的公民精神为核心的国家动员体系。所以即使罗马军团损失惨重,罗马元老院一旦发布招兵动员令,罗马军团仍能迅速得到大量公民兵的补充。(罗马元老院举行会议时的场景)

可是反观迦太基方面,迦太基上层对于汉尼拔的孤军深入,多采取了一种“隔岸观火”的态度。而汉尼拔所部唯一的兵员补充,也多只能靠“雇佣”的形式进行招募,战斗力方面暂时不说,这种靠雇佣而拼凑起来的部队,在汉尼拔高超的指挥艺术下方能“苟延残喘”,可是一旦遭遇到挫折,军队的瓦解便已经不是汉尼拔个人所能控制的了。

因此,罗马人与迦太基之间的军事较量,表面上是围绕地中海霸权的争夺,但实质上所反映的,正是国际政治的大舞台上,公民精神对商业精神的一次胜利罢了。参考文献:理查德-迈尔斯著 孟驰译《迦太基必须毁灭》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

dkt满级怎么弄装备?

第一拼命刷凯旋牌子,换魔印(不管输出的还是做坦的)效果都不错,然后去25TOC买北伐奖章,可以换245T9,出4件属性(不管DPS还是T)效果都不错,披风和手腕用荣誉换暴怒决斗士,鞋子都可以用用荣誉换无情。

项链TOC有掉落装绑,荣誉的也不错只要你有时间去打战场,武器新三本(低端点),TOC(中端),影锋(比较高端有G去买萨钢、BOSS掉落的任务物品和刷灰烬声望),戒指TOC有出还有凯旋牌子换,饰品去十字军试炼和新三本刷,还有就是凯旋牌子换。

当然你荣誉装多了有些属性就达不到了,所以尽量用副本装和牌子装。命中8%,精准26。

希望五年之内重建巴黎圣母院?

谢邀。

〇对西方政客的话不必当真,不必叫真,不必过分上心。

〇历史会证明:时间会磨平一切。几年甚至几个月以后,人们对这件事会淡漠。世界上会不断地有新的大特事件发生,人们的注意力很快会转移。

〇5年后能不能完成巴黎圣母院的复建,马克龙自己也心里也没数。5年后谁当法国总统不确定。后任总统会不会兑现马克龙的承诺,没有保证。续建经费能不能源源不断,没人能打保票。

〇马克龙不当总统了,他可以将责任推给后任总统:是后任总统没有兑现他的承诺。

〇如果马克龙继续连任总统(以目前选民对马克龙的支持度,连任可能性较小),到期完不成,他完全可以找出各种充分的理由推迟完成续建的期限。

你家乡的葬礼风俗是怎样的?

首先,人死后。帮忙的自然少不了。停灵一般两天左右,这两天帮忙的来帮忙,每天夜里和主人家守灵。等找好墓地,选好地方,日子后。就可以订下,出灵。当然现在有着多部分,除了礼拜天。都可以选日子。出殡那天邻里,亲戚朋友。出门务工的。都及时按时到点。帮忙送殡。或许这就是邻里互帮互助,或者对死者,最后一程的送了吧。而且云南这边多数是棺材埋,所以棺材人不能分开,一起出殡。亲戚朋友抬着棺材一起出门,这边抬法是八抬,当然也有十六抬。但是十六抬也只听老人说过,没见过。最难走的就是山路。不过人多力量大吧。 所以很多帮忙的。到了停灵柩的地方后。帮忙的帮忙背砖,背水泥,背水。因为现在条件好。不是石碑都基本是少不了砖。砖的话,不管水泥砖,红砖,空心砖都可以,这个是主人家要求的。我们只管帮忙运上去。一切准备就绪后,就是落棺。落棺后,看好方位,摆正棺材。切砖的师父就开始切砖。一般来说基本要三天完成整座坟的修建,第一天切一半的砖,土盖过棺材就可以。第二天把剩的砖补上,土补上。剩的时间就是刮沙灰。地三天来完成坟墓所有。这是我了解地方土葬。

有哪些让人泪崩的网络小说片段?

我选出3个让我泪崩的网络小说片段。【1】《琅琊榜》霓凰和林殊“长亭相认”;【2】《长相思》小夭初回五神山时误认娘;【3】《昭奚旧草》全文末看见悬棺石碑。

《琅琊榜》霓凰和林殊“长亭相认”。

林殊以梅长苏的身份和全新的面貌归来。霓凰却在点滴间,发现了他和林殊的丝丝相似。于是在城外长亭,霓凰郡主问出“你又是谁?”梅长苏说自己只是赤焰旧部。

霓凰突然一把抓起梅长苏的右臂,用力扯开他腕间的束袖,将厚厚的裘皮衣袖向上猛推,一直推到了肘部。

梅长苏顺从着她的摆布,没有抗拒,也没有遮掩,只是那双深邃如潭的眼眸,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凄凉。

霓凰握紧他的手臂反反复复地仔细看了好几遍,可裸露在外的整个部分都是光洁一片,没发现任何可以称之为标记的痕迹。

呆呆地松开手,愣了好一阵儿,霓凰还是不甘心地又伸手扯开了梅长苏的领口,认真察看他肩胛骨的部位。

……仍是肌肤光洁,无痕无印。

年轻姑娘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,顺着脸颊,不停地向下滴落,给人的错觉,就好象这泪滴立即会在凛冽的寒风中,被冻结成鲛人的珍珠。

梅长苏温柔地注视着她,不能上前,不能安慰。隆冬的凛凛冰寒顺着被拉开的袖口和扯松的衣领刺入皮肤深处,阴冷入骨,仿佛随时准备直袭心脏,逼它骤停。

梅长苏说:“林殊已经死了,你只要相信这个就行了……”

“可是女人的感觉总是不讲道理的,”霓凰凝望着他的脸,泪水落得又快又急,“就算什么痕迹都没有,我们也能知道……也许越是什么都没有,我才越是知道……林殊哥哥,对不起,我不再离开你了,我永远都不再离开你了……”

《长相思》小夭被抓回五神山时误认娘。

小夭以扮男妆以流浪汉“玟小六”身份回五神山时,已经听说,自己的亲娘死了,自己的父亲高辛王另娶了静安王妃,还生了妹妹。他本想激怒妹妹,让妹妹伤害自己,看看父王到底会不会在乎她。结果引来了静安王妃阻止妹妹,也引来了父亲高辛王和哥哥玱玹。在一个场景里,把所有人物的“阿珩创伤后遗症”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小六慢慢地抬起了头,看清楚王妃容貌的刹那,心胆俱裂,嘶声呐喊:“娘、娘……”她嘴里塞着绣鞋,发着含糊的声音,双手拼命向前伸去,疯狂地挣扎着,想要挣脱侍女的手,抓住那一袭青衫、亭亭玉立着的少妇。

……

高辛王和玱玹赶过来时,就看到小六满身血污,被几个婢女摁倒在地,她一边用力地挣扎,一边仰着头,盯着王妃,满面是泪,伸着双手,乞求着她不要离开,“娘、娘……”

高辛王的身子剧颤了一下,竟然有些站不稳。

玱玹的脑袋轰的一下炸开了,他疯一般冲过去,推开了所有人,抱住小六,“小夭,小夭,她不是,她不是……姑姑!”

玱玹把她嘴里的鞋子拔出,捏得粉碎。小六全身都在哆嗦,抖得如一片枯叶,“娘,她是娘,哥哥,我想问她,为什么不要我了,是不是因为我不乖?我一定听话,我会很乖很乖……”

玱玹的头埋在小六的颈窝,泪一颗颗滑下,“她不是姑姑,姑姑已经战死了。她是静安王妃,只是和姑姑长得像。”

《昭奚旧草》全文末看见悬棺石碑“植,三百年,嫁乔荷。”

他已翻身滚落马蹄之下。白净无瑕的雪地上,一摊暗红的血迹。他喘息着,不停喘息着,唇角的血还在滴。有些奇怪怎么会生出血,可是呼吸已然急促起来,连喉咙的呻吟都支离破碎。风的声、雪的声、马的声、人的声都很清晰,但他都已经不大听得进去。他爬了起来,茫茫然上了马,茫茫然转了转身,百尺千里的雪。

…… 他咂摸着,就笑了起来,也不见泪,只是咳了阵子,喉头的腥红淅沥不断。他得庆幸,此后再无人揣摩石碑上的最后几字。

“植,三百年,嫁乔荷。”

文章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晋安小号网原创文章,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。